聊聊乌克兰

我们的足球很少生产高段位球员,但总能产生高段位的段子手。俄罗斯宣布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独立后,球迷们首先关心的不是天下大势,而是我们足球的世界排名。球迷们忧心忡忡,如果顿涅茨克真得独立了,那么我们的足球排名又下降了一个。因为“顿涅茨克矿工”是一支老派欧洲劲旅,不仅是乌克兰超级杯冠军常胜得主,还是欧洲大赛上的常客,曾斩获一届欧联杯冠军。曾经的中超标王特谢拉即是来自顿涅茨克矿工队。

中国球迷是视野最开阔的一群人。这些年,球迷们随着中国队征战世界各地,不仅学会了很多偏僻的地理名词,同样养成了胸怀天下的格局。中国球迷对顿涅茨克矿工并不陌生,因为这支球队偶然会创造大冷门。在两年之前欧冠小组赛首轮比赛中,顿涅茨克在客场用一群绝对非主力击败了皇马。那是国内赛事因疫情停摆的时期,据报道,多名主力球员感染新冠缺席了比赛,他们只能用二线队出战。最终,主客场双杀皇马。

在欧冠这个历史大舞台上,主客场双杀豪门皇马,顿涅茨克矿工创造了与莫斯科中央陆军同样的纪录。所以,心怀天下的足球迷们对这支球队毫不陌生。正是因为这样,在俄罗斯人整出这个惊天大消息之前,球迷们对顿涅茨克这个地方早就不陌生了。顿涅茨克是2012年欧洲杯的举办地之一。顿涅茨克矿工的主场顿巴斯竞技体育场,在这座球场里,球迷们见证了西班牙人将法国人送回高卢的一幕。

这是足球与球迷的盛事,同样是顿涅茨克的往事。因为这间曾举办过欧洲杯半决赛的球场在短短两年之后就遭被战火毁于一旦。所以,球迷们早就知道顿涅茨克矿工的流浪旅程。这就是足球的好处,我们只要开眼看世界,了解世界的人文与地理,人情与历史,那些貌似突然的新闻事件,实际上其来有自。俄罗斯人对乌克兰做出的大动作是一个突发事件,但是沿着足球的地理可以追溯出草蛇灰线,来龙去脉。

历史学家托尼·朱特曾经在《战后欧洲史》中将足球当作一种文化类型看待,他认为球是一个很好的线索,它用劳工政策、球迷文化串联起了欧洲。欧洲足球在他的笔下,变成了解读欧洲离心力与向心力的一种表征。如果托尼·朱特仍然在世,要继续修订他的《战后欧洲史》,那么顿涅茨克矿工队的历史,一定可以成为其理论的注脚。当足球将欧洲链接在一起,仍然有很多东西难以撼动。

托尼·朱特的理论听起来很高大上,但其实并不高深,他只是看到了足球的另一面,并将其纳入正史,我因此而喜欢这样的学术。在我看来,球迷文化也一样。球迷们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谈历史,可以这样说,球迷最懂历史,最敬畏历史,最信奉历史。我认为这是一种良好品质。这种从历史背景出发,不忘追寻来龙去脉的习惯,对于我们理解像乌克兰当下所发生的这种事,大有裨益。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