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萨尔茨堡的树枝” 这句话有什么寓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jhuaya.com/,萨尔茨堡红牛

这个意思是 这个人再糟糕 可是因为我喜欢他 就会自带滤镜 就像那些晶体一样即使他本身是个普通的树枝

心动的一瞬间,就像是萨尔茨堡的那根断枝结上美丽水晶的那一刻,细细小小,而又璀璨耀人

在萨尔茨堡附近的哈莱因(奥地利地名。——译注)盐矿,矿工们把一根在冬天掉了叶子的树枝扔进废矿深处;由于矿里含盐的地方积满了水,树枝受到浸润,两三个月以后,把它取出来弄干,就会发现树枝上满满地蒙着一层闪闪发光的结晶。那些比山雀爪子还细的最小的枝桠,镶嵌着无数闪烁不定和灿烂夺目的小晶体。人们再也认不出原来的树枝;它成了一件看起来很漂亮的小孩玩具。每当阳光明媚和空气非常干燥时,哈莱因的矿工们都要把这些钻石树枝送给准备下矿参观的旅游者。下矿的办法很独特,大家骑在一根接一根斜放着的巨大杉树干上。杉树干十分粗大,使用了已有一两个世纪,所以磨得非常平滑。你坐在坐位上,就在一根接一根的杉树干上滑行。坐位最前面有个矿工,坐在有厚皮革的护板上在你前面滑行,并负责防止你下滑得太快。

在你的这次快速旅行之前,矿工们让妇女们穿上一件肥大的灰色哗叽长裤,她们的裙子也被套在里面,这就变成了她们最引人发笑的撑腰垫。我曾在18XX年夏天同盖拉尔迪夫人游览过那些景色异常秀丽的哈莱因矿区。起初只是要避开我们在博洛尼亚受到的难以忍受的酷热,去圣哥达山纳凉。我们用了三个夜晚,穿过曼图亚的发臭的沼泽地和漂亮的加尔达湖,接着我们到了里瓦、博尔扎诺、因斯布鲁克。

盖拉尔迪夫人觉得这片山峦非常秀丽,于是我们最终决定进行一次漫游。我们沿着因河河岸,接着,沿着萨尔察河岸一直走到萨尔茨堡。阿尔卑斯山北坡山背后那沁人心牌的凉爽,与我们刚刚离开的伦巴第平原上的闷热空气和满天尘埃恰成对照,每天清晨都使我们得到新的快乐并促使我们一味向前。我们在戈灵买了农民的衣着,在住宿甚至饮食方面常常遇到困难,因为我们旅行团的一行人太多了;但是虽有那些不便和烦恼,我们还是乐在其中。

我们从戈灵来到哈莱因,一直都不知道还有那些我前面提到的漂亮盐矿。我们在那里遇到了很多群访胜探幽之人,这时,我们穿上农民的衣着,我们的夫人们则穿上她们自己准备的农妇们那种肥大的带风帽的长大衣。我们到矿上来,原本丝毫没有下坑道的打算;骑在木头坐子上走四分之三里路程使人觉得太匪夷所思,而且我们担心在这个肮脏的洞穴底下会呼吸困难。盖拉尔迪夫人稍加思索后就宣布,她是要立即下矿的,我们下不下去则随便。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作下矿前的准备,因为在钻这个非常深的洞以前,必须先找地方吃饭,这段时间我当作消遣似地观察着一个有一头金发的巴伐利亚轻骑兵军官,猜想着他头脑里正想着什么。我们刚刚认识这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他会说法语,这对我们听懂哈莱因德国农民的话非常有帮助。这个军官,尽管生得很俊美,却并不自命不凡,相反,表现得很风雅,这是盖拉尔迪夫人发现的。我看出这个军官对这位颇具魅力的意大利女人一见钟情,而她一想到就要下矿井,马上就要到500尺深处时,简直像疯了似的那么兴奋。盖拉尔迪夫人其实所关心的只是矿井的奇妙,巨大的坑道和要设法去克服的困难,她万万没有想到去寻欢作乐,更没有想到要把谁迷得神不守舍。不久,我对无疑是这位巴伐利亚军官告诉我的隐秘大吃一惊。在山上,一家装着绿色玻璃窗而十分豁亮的小旅店里,他同她坐在同一张桌子旁。他是那样地被那种天姿国色所震撼,被天使般的风姿所倾倒,因为我看到他经常在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我提醒盖拉尔迪夫人,要是没有我,她会看不到这个场景,而一个年轻女人看到这个场景也许绝不会是无动于衷的。使我感到震惊的是,狂热的爱情正不断地在这位军官的沉思中逐渐增加着,他不断地在这位女人身上发现我的眼睛看不大出来的至善至美。他所说的话时时刻刻都在用绝少雷同的语言来着意修饰着他开始爱上的这个女人。我寻思:“拉•吉塔(盖拉尔迪夫人的昵称。——译注)肯定是这个可怜的德国人被完全迷住的唯一原因。”例如,他开始夸赞盖拉尔迪夫人的手,因为她在孩提时由于非常奇怪地出天花而使手上留下了一颗特别明显的、颜色较深的天花。

这时,盖拉尔迪夫人拿着那支矿工刚刚给她的、包着一层闪烁的钻石的漂亮树枝在玩。这天是8月3日,阳光明媚,盐的小棱镜射出的耀眼光芒,完全可以和最美的钻石在通明的舞厅里射出的光芒比美。这位巴伐利亚军官偶然搞到一枝更奇特和更漂亮的树枝,请盖拉尔迪夫人同他交换。她同意了;他接过树枝,用十分滑稽的动作把它紧紧地压在自己的心上,逗得所有意意大利人一阵哄笑。这位军官在慌乱中向盖拉尔迪夫人说了一连串夸张的也是最真诚的赞辞。由于我把她置于我的保护下,于是我极力证明他的赞颂简直就是些疯话。我对吉塔说:“你的意大利容貌和你那双他从未见过的眼睛,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产生的效果,恰好就像结晶在你所拿着的、你觉得非常美丽的榆树枝上所产生的效果一样。在冬天冻掉了树叶和枝条肯定毫无迷人之处。而盐的结晶用那么耀眼和那么大量的钻石重新包裹了树枝的黑灰色的枝条,以致人们连你的枝条的一小部分原来是什么样子都无法再看见了。”

——那就是说,先生,你看出在事实上的我与这个招人喜爱的年轻人看到的我的样子之间,和一小截干枯的千金榆树枝与这些矿工们送给我的镶上了漂亮钻石饰物的树枝之间同样都是有差异的。

——夫人,这个年轻军官在你身上发现了我们这些你的老朋友们从未看到过的素质。比如,我们就不善于去观看一种既温馨又含情脉脉的善良容貌。因为这个年轻人是德国人,那么在他看来一个女人的第一种素质就是善良,而他立刻就在你的容颜中看到了这种善良的表情。如果他是英国人的话,他将会在你身上看到贵族气派和一位伯爵夫人的lady tick(贵妇人气派。——译注)。不过,如果他是我的话,他就会看到你的本来面目,因为很久以来,我不可能再表现得更富有魅力了,这是我的不幸。

——啊!我领会了,吉塔说,当你开始关注一个女人的时候,你就不再把她看成是她实际的样子,而是把她看成你所中意的样子。请你比较一下对掩盖着冬天吹掉叶子的榆树枝的漂亮钻石开始有了兴趣而产生的有利幻想,请你特别注意,这些漂亮的钻石是这个已开始恋爱的年轻人的眼睛看到的。

我又说,“这表明,情人们的谈话在明智的人看来是多么荒唐可笑,因为他们不知道这种结晶现象。”

这种也许很奇特的形象化比喻,使盖拉尔迪的幻想受到极大震动,而当我们到了矿井里的大空场时,上百盏小灯把空场照得通明,由于盐的结晶体从四面八方反射着灯光,所以看上去像是有千万盏灯:“啊!这太漂亮啦,”她对那个巴伐利亚青年说,“我使这个大空场结晶了,我觉得我夸大了它的美,那么你呢,你产生结晶了吗?”

“是的,夫人,”这位年轻军官天真地回答,他为同这位美丽的意大利女人有同样的感觉而狂喜;但却并不因此而更好地理解她对他说的话。

这个简单的回答使我们笑得流出了眼泪,因为它肯定了吉塔曾爱上的那个傻瓜(本文中“我”的自称。——译注)的嫉妒,而且他真的开始变成了这个巴伐利亚军官的嫉妒者了。他憎恶“结晶”这个字眼了。

从哈莱因矿井出来,我的新朋友,这位年轻的军官,情不自禁地向我透露的他的隐私,使我感到的快乐更甚于我对开采矿盐的全部细节的注意力,他从我这里得知盖拉尔迪夫人叫“吉塔”,而且得知在意大利,当着她的面,习惯上要称她为拉•吉塔。这个可怜的小伙子同她说话时,曾全身战栗地试着叫这个名字,拉•吉塔。而盖拉尔迪夫人,被这个年轻人的那种充满感情的羞怯神态和另一个人发怒的阴沉脸色逗起了兴趣,就邀请这位军官第二天在我们出发去意大利之前一道吃午饭。当他一走远:——“啊!居然这样!请向我解释,我亲爱的女友”那个发怒的人说,“为什么让这样一个淡黄头发和目光呆滞的人陪伴着我们?”

“先生,因为在十天的旅行期间,你整天同我在一起,你看到了我的本来面目,而那双那么温柔的、你却说它是呆滞的眼睛,却把我看得尽善尽美。不是吗,菲利波”,她看着我接着说,“那双眼睛用一层光辉的‘结晶’遮盖了本来的我,在他们看来,我是尽善尽美的;奇怪的是,无论我做什么,说了多么愚蠢的话,在这个漂亮的德国人眼中,我永远还是那么尽善尽美,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比方说,你,阿尼巴利诺(我们觉得有点傻气的情人都叫作阿尼巴尔上校),我敢肯定,在这个时侯,你不觉得我是非常完美的吗?你以为,我在我的社交圈子中接纳这个年轻人是不对的。你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亲爱的?你不再为我结晶了。”

。。“结晶”这个词在我们中间变成了口头语,它深深地触发了美丽吉塔的想象力,所以她完全接受了这个词。

。。回到洛尼亚,我们很少在她的房间里讲述有关爱情的传闻,而只有她在同我讲话。“这种特征证实或者破坏我们这样的理论她对我说。—个情人由于不断出现狂热的行动,才在他开始爱上的女人身上发现全部的完美,在我们的谈话中,始终把这种狂热行动称之为结晶。这个词使我们回忆起那次最温馨的旅行。我有生以来还没有如此深刻地感受过加尔德湖岸边那动人和宁静的美;我们在小船上度过了美妙的夜晚,尽管天气很闷热。此时此刻我们觉得大家再也不会忘记:这是我们年轻时期的一段熠熠生辉的时刻。

。。一天晚上,有个人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消息:兰弗朗希公主和美丽的芙洛朗莎争夺着青年画家奥尔多弗莱迪的心。可怜的公主好像真地被他爱上了,而这位年轻的米兰艺术家似乎只迷恋芙洛朗莎。人们不禁要问:“奥尔多弗莱迪是在恋爱吗? ”不过我请读者相信,我不打算为这类谈话辩护,因为在这类谈话中,人们所表现出来的粗俗无礼不符合法国礼仪的规范。我不明白为什么那天晚上我们的自尊心竟固执地猜测那位米兰画家是否已经成了美丽的芙洛朗莎的恋人。

。。大家在谈论中陷入了许多细节。当时我们不想再集中精力去分辨那些难以察觉的细微差异,因为那毕竟差不多是难做定论。盖拉尔迪夫人开始向我们讲述一个小故事,照她的说法,这是发生在奥尔多弗莱迪心里的真实故事。从她叙述一开始,她就倒霉地用了“结晶”这个词;阿尼巴尔上校——他心里始终有着那个巴伐利亚军官的俊美形影——装做好像不懂的样子,百般向我们询问我们通过“结晶”这个词所了解到的是什么。盖拉尔迪夫人急忙回答他说,“这就是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的东西。”这之后,她就把他连同他的阴郁情绪搁在了一边,而且对我们说:“我相信,当我看到一个男人发愁时,这个人准是开始恋爱了。”我们立刻大声喊了起来:“怎么!爱情,这种美妙的感情就这样开始了……”兼拉尔迪夫人笑着并揪着阿尼巴尔说:“由于性情不合,或由于吵架,所以恋爱的结果有时是非常痛苦的。我知道你有不同意见。你们男人则不同,心粗性野,你们在产生爱情时只看到一种东西:爱或是不爱。所以,普通人自以为所有的夜莺唱的歌都是相似的;可是我们,我们乐于听懂的人知道,夜莺和夜莺一比较,却有着十种不同的差别。”有一个人说:“可是我觉得,夫人,人要么就爱,要么就不爱。”“绝非如此,先生,这正像你所说的,一个从博洛尼亚出发去罗马的人,当他 已经走到了罗马的大门口时,他从亚平宁山顶上还看得见我们的加里桑达塔。这两个城市相距很远。人们可能是走了路程的四分之一,走了路程的一半,走了路程的四分之三,不这样就到不了罗马,不过,人们已不再是在博洛尼亚。”我说,“在这个绝妙的比喻中,博洛尼亚看来就像表示着无动于衷,而罗马则表示着充全的爱情。”盖拉尔迪夫人接着说,“当我们在博洛尼亚时,我们确实完全是无动于衷的,我们没有想过要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赞美有一天我们也许会狂热地热恋的女人;在我们的想象中还很少想到去极力夸赞她的优点。一句话,正如我们在哈莱因说的,‘结晶’尚未开始。”

。。听到这些话,阿尼巴尔怒气冲冲地站起来,从房间里走出来并对我们说:“当你们讲意大利语时,我就回来。”立刻,谈话变成了用法语进行,大家都笑了起来,盖拉尔迪夫人也笑了。“好吧! 现在爱情走了”,她说完,大家又笑。我们从博洛尼亚出发,登上亚平宁山,踏上去罗马的道路……有个人说,“可是,夫人,现在我们扯得离画家奥尔多弗莱迪远了”,说这话使她作了一个不安的小动作,这个动作可能使她完全忘记了阿尼巴尔和他突然地走出去。她于是对我们说,“你们想知道我们离开博洛尼亚时发生的事吗?首先,我以为这次启程完全出于天意:这是一次本能的举动。我没有说它带有许多快乐。人们开始很赞赏,尔后人们就心想:‘被这个迷人的女人所爱该多快乐啊!’终于产生了期望;期望之后(常常是非常悄悄地产生的,因为人们只要稍微在血液中有了热情,就什么也不怀疑了),我说,有了期望之后,人们就高兴地极力夸赞他希望得到其爱情的女人的美貌和优点。”

。。在盖拉尔迪夫人说话时,我拿起一张纸牌,在纸牌的背面,我在一边写上罗马,另一边写上博洛尼亚,而且,在博洛尼亚和罗马之间,写上盖拉尔迪夫人刚才指出的四个地方。

。。2.当人们心想:“被这个迷人的女人所爱该多快乐啊!”这时,人们走到了这条路的第二点。

。。4.当人们高兴地极力夸赞他所爱的女人的美貌和优点时,人们到达了第四点。这就是我们这些行家称之为“结晶”的那个词。这个词是会赶跑迦太基的。事实上,这是难以理解的。

。。盖拉尔迪夫人接着说:“在菲利波刚刚描绘的心灵的这四种活动过程中,或者存在的方式中,我不认为有任何理由使我们的旅游者们悲哀。事实是,他的欢乐是强烈的,他要求那颗容易冲动的心灵集中注意力。人是很严肃的,但是并不忧郁:这有很大的差别。”一个人插嘴说,“我们能领会,夫人,你不是在谈那些不幸的人吧,即以为所有的夜莺都唱同样的歌。”盖拉尔迪夫人接着说当问题涉及到解决‘奥尔多弗莱迪爱美丽的芙洛朗莎吗?’这样一个问题时,严肃型的人和忧郁型的人之间的差别是有着决定意义的。我认为,奥尔多弗莱迪在爱,因为,在他被芙洛朗莎牢牢地迷住后,我看他是悲哀的,而不只是严肃。他悲哀,因为这件事发生在他身上,在极力夸赞了大概是由拉斐尔风格的神态、美丽的双肩、漂亮的臂膀,总之,由美丽的马尔什姑娘芙洛朗莎的那种可与卡诺瓦相比美的形态显示出来的特点给他带来的幸福感之后,他有可能力图使他敢于抱有的期望得到确认。也有极大可能,芙洛朗莎惧怕去爱一个可能在一开始就离开博洛尼亚的外国人,尤其使人极为恼火的是,他竟能刚一抱有期望,就又残酷地从他头脑中消除这些期望。”

。。我们有幸天天都能目睹盖拉尔迪夫人的生活;这个社交圈子充满着—种亲密无间的关系,大家只有半句话就可以相互了解。我经常看到这群人中以轻快的笑声,而无需借助语言来互相沟通,一个眼神就说明了—切。在这里,一个法国读者将会发现,一个美丽的意大利女人是如何发疯似地通过她的头脑产生出奇特的想法。在罗马,在博波尼亚、在威尼斯、一个美丽的女人就是一位有绝对权威的女王;再也没有什么人能比她在她的那个圈子中所施行的专制更完备的了。在巴黎,一个美丽的女人总是害怕舆论和舆论的杀手:嘲笑。她经常在心底里就畏惧开玩笑,就像一个专横的国王畏惧宪章。正是这种隐密的思想不时地在她欢乐的愉快中骚扰她,而且突然使她显露出严肃的神态。一个意大利女人觉得一个巴黎女人在她的沙龙里享有的那点有限的权威是十分可笑的。严格地说,她对于那些接近她的男人们,就是个全能者。而他们的幸福,至少在晚会上,始终属于一种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已:我体会这是单纯的朋友间的那种幸福。如果你未讨得那位占有一个包厢的女人的欢心,你就会在她的眼色中看到厌恶的神情,那么,这一天你除了消声匿迹之外,别无妙法。

。。有一天,我同盖拉尔迪夫人在里诺的卡斯卡诺大道上散步,我们碰到了奥尔多弗莱迪,他独自一人,样子非常兴奋,非常忙碌,但情绪并不低沉。盖拉尔迪夫人招呼了他并同他说了话,想更好地了解他。我对盖拉尔迪夫人说,“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这位可怜的奥尔多弗莱迪完全被他对芙洛朗莎所产生的激情缠住了;恳请你吿诉我,我是你的仆从,你认为现在他的爱情病走到哪儿了?”盖拉尔迪夫人说:“我看到他在独自散步,而且他不时自言自语地说:‘是啊,她爱我。’接着他就专心地寻找她的新的迷人之处,仔细地想着狂热地爱她的新理由。”“我不认为他像你想象的那么幸福。奥尔多弗莱迪大概常常产生冷酷的怀疑,他不可能那么确信已被芙洛朗莎所爱,他像我们一样不知道她比较轻视哪一点——即在这类事情上:财产、地位、在上流社会中的处世方法。奥尔多弗莱迪是很可爱的,这我同意,不过他只是个可怜的外国人。”盖拉尔迪夫人说:“没有关系,我断定,我们是在有理由使期望占上风的时候发现他的。”我说,“可是,他的样子像是受到过深深的困扰;他大概经历了很不愉快的不幸时刻,他总在问自己:‘可是,她爱我吗?”“我承认,”盖拉尔迪夫人接着说,她几乎忘记了她曾对我说过,“当人们自己心中作出的回答是满意的时候,就会出现神奇的幸福时刻,而像这样的幸福也许在世上是无与伦比的。这在生活中当然是最美好的。”

。。“当最终那颗疲惫不堪的、像被非常强烈的感情压碎的心灵,由于倦怠又回到理智时,在那么多截然相反的行动之后依然存在的,乃是有了这样的确信:‘和他在一起我会发现,世界上只有他才能给我带来幸福。’”我让我骑的马逐渐远离开盖拉尔迪夫人的马。我们这样走了三里路,从博洛尼亚分开就没有再说—句话,以此实践着被称之为审慎的品德。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